乡野风月_第1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乡野风月_第17章

小说:乡野风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4-12 00:22:46

死的心都有了,那个尴尬,周一哪还有脸见杨老师呢?

次日,又是一个好天气。农村的鸟儿早就起来找虫子吃了,太阳还没完全出来,整个浴女村还散发着春天露水的那种魅力中,后山还绕着浓浓的雾,前山的桃花好像也像是经历了昨晚的紫舒一样,开得更艳丽了。

杨羽大清早就出了门,要去隔壁村找傻二狗子,而这事,杨羽当然是瞒着所有的人,除了表姐,也只有表姐知道,这个周末杨羽去了哪里,忙了什么,不过表姐都已经在爸妈妹那边想好托词了。

杨羽拿着跟小竹竿,向校长借了点老土的衣服,口袋里塞了张早已准备好的布,还有一簇假胡须,就往山上爬去了。

傻二狗子的村在东面,不过,杨羽要先准着北面的山路,因为整个浴女村就这一条路,无论是去城镇还是去隔壁村都是要先顺着北面的山路爬到山然后在山有分叉到各个地方的小路,主路是通向外面的小镇,其他几条小路要么杂草丛生要么甚至连路都看不清了。

杨羽拿着表姐涂鸦的地图,摸索着找,路上遇到村民就问。

傻二狗子的村叫梨花村,从北面山去还要爬两座山,杨羽这一路走得慌,走着走着,结果没路了:我列了个去!这是杨羽的口头禅,在看看表姐那鸡爪样涂鸦地图,都啥跟啥吗。

回头看看,杨羽真想开骂,连后面都看不见路了,自己这是怎么走过来了呢,杨羽只能判断着方向往东走。越走越不对劲,这呀的已经完全迷路了。

这山可靠大的啊,迷失在深山中可不是闹着玩的,杨羽有点担心起来,一旦走不出去,天一黑,这荒山野岭的常有野兽出灭,这不是闹着玩的,可能没有老虎狮子,但是巨蟒dú蛇那是真心多,哪怕是野猪,急了也会冲你而来。

到底这梨花村在哪呢?我压的别说村子,连个人影都没有,更别提梨花了。杨羽口干舌燥,心烦意乱,这趟苦差事可真不好干,回去一定要好好的像表姐要点好处。

正在杨羽迷茫之际,看见前方一村fù,杨羽像淹死的人捉着一根救命稻草。

大姐,这梨花村怎么走?杨羽边跑边喊,深怕这村姑跑了。杨羽跑到了村fù一看,真是叹息,没想到,这深山里,连个普通的村fù都那么美。

这村fù完全素脸,穿着朴素,看起来才三十几岁的样子,正扛着一棵树,这树可真不小,没个上百斤也有八十吧。

这农村,因为水泥或其他城市的东西很难从外面运输回来,很多东西都是自己用木头或毛竹制作的,比如床,木桌,竹椅,村里都有专门的手艺人。

所以,也经常看到扛树的人,从山上扛到村子,那个累。当然还有更累的,有些人想挣几块钱,就把树直接扛到镇上去卖,因为没公路啊,那只能扛,这浴女村出去,就要扛几十里路,爬过五座山,每天只能扛一棵,每棵给你两块钱,这些,杨羽都是从父亲那听来的,因为父母曾经就是这样扛着树把自己给拉扯大的。那时候的苦,没有人能体会,没有人!

梨花村?那正好,我这正要把树扛过去卖呢。村fù停下来休息,非常热情。只见村fù将树拐杖上,知道担子的人都清楚,一个扁担都会配一个拐杖,担起来的时候,放在另一个肩膀,这样两

个肩膀受力,减速一个肩膀的压力,农村的男孩子都特别矮,都是这样给压矮的。

太好了,我没去过这村,差点给迷路,真是谢谢大姐带路了。杨羽当即转危为安,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可看着村fù质朴的样子,又是女人还长得这般标志,却出来如此辛苦,不免心中酸酸的。

要不,我来帮大姐扛扛?杨羽知道人要互相帮助,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这个道理杨羽一直记在心里,见这村fù如此辛苦为生活奔跑,杨羽觉得能出一份力是一份。

开什么玩笑,看你这白嫩兮兮的,一看就是城里人,这树上百斤呢,你拿什么扛?村fù一看杨羽的模样,这帅小伙子一看就知道是城里人,别说扛树了,能爬这山就已经不错了。

杨羽一听不服了,好歹自己小时候也跟着表姐砍过拆,虽然十来年没扛了,但是自己高中怎么说也是体育特长生,那跑步后面都拉着几个轮胎跑的。

我先帮扛扛看,不行,就给你,你累了,再给我,这样,我们轮着来,也会轻松很多,反正我们一起赶路,早点到,总是好的。

村fù一估量,这句早点到总是好的说道她心扛里去了,家里还有娃子等着自己回去照顾呢,就答应下来了。

杨羽还真的把树给扛起来了,虽然重如泰山,自己可是个男人,总不能输给女人,咬咬牙,硬是给扛了下来,往前走去。

你来梨花村是来旅游还是找人呢?村fù见这小伙子这么热心,就跟在旁边聊起来。

找人呢,叫什么傻二狗。杨羽也就跟着回答,反正也要打听傻二狗的住所。

傻二狗?村fù一听,乐了:真巧,我这树就是卖给傻二狗他爹的啊。

杨羽一听,真是应了那句话,好人有好报,帮助别人那就是帮助自己啊,对傻二狗他可有兴趣听了,就撒个谎,询问有关傻二狗的一切消息。

原来这傻二狗的爹就是个手艺人,就是靠制作木椅竹椅而发家,会每个月运到城里去卖,这原创的手工的东西在城里可吃香了,哪怕卖得很高的价格,城里人也觉得还便宜,这傻二狗他爹就靠这手艺活发了,成了梨花村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

因为村fù跟这傻二狗爹是长期做生意,所以还算熟,将所有傻二狗和他家的事都聊了个遍。

信息收集,无论在哪个年代,那都是入手解决问题的第一要素,杨羽深知这个道理。

两人轮流扛了一个舵小时,总算到了梨花村,奇怪的事,这梨花村却看不到一棵梨花树。

姐姐,你先去卖树,我呀还有点其他事。杨羽找了个其他理由,现在可不是去傻二狗家的时候,不然还不被当场揭穿啊。

那村fù也是奇怪,这杨羽不是要找傻二狗吗,怎么到了反而不去了,不过,这她并不关心,她知道杨羽帮她扛了好几里的树。

杨羽那肩膀都已经渗出血丝了,疼得要命,以后可不敢硬撑了。杨羽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然后掏出那白布,串在了那竹竿上,衣服反穿,还戴了个秀才冒,拿出假胡须,贴到了鼻子下方,等整顿一番,自己很是满意,看起来毫无破绽的时候,举着竹竿就重新进了村。

而那竹竿的白布上,写着四个大字:算命先生。

第16章怪事

杨羽站直了身子,装出一副书生样,在心里告诉自己,现在我是一名大师,风水大师。

这招换了忽悠别人,哪怕是三岁小孩,都行不通,可这傻二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