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爱情饶过谁_第9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你见爱情饶过谁_第97章

小说:你见爱情饶过谁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5-13 09:19:17

间?”我问她。

女佣有些为难。

“你好像知道不少我跟卓辰和青青之间的事。”我说,“你来这里时间不短了吧?看样子卓辰很信任你。”

“秦小姐,我什么都不知道,您别难为我。”

说着她就要往外走,我急忙追过去拦住她:“青青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现在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都很差,我想照顾她!我求你了,就带我去看她一眼……”

“小姐不在这里,在屋后那个最大的房间!”女佣神色慌张,“秦小姐什么都别问了,您这段时间安心在这里住着吧,我会把您照顾的很好!”

“我只见青青一面!”我大喊。

可到了门口女佣一转身跑出去了,我却被保镖拦了下来。

卓辰防守严密,我想出这间屋子比登天还难!

我的手机也没有了,现在也联系不到秦煜,他根本不知道我被困在这……

我默默坐回桌边,两手托着腮,眼泪慢慢掉下来。

那一晚过的极为忐忑,我吃不下也睡不着,躺在床上,即使把所有被子都裹在身上还是觉得冷。想着秦煜,想着小霓,只觉得心痛,眼泪润湿枕头,渐渐困意袭来。

做了很多梦,梦中的我们还是十几岁的少年,我和青青手牵着手在cāo场上你追我赶,忽然上课铃响起,她冲我眨眨眼笑道:“秦非,我们翻墙出去玩!卓辰和秦煜他们在外面等我们呢!”

然后她把我带到墙边,看着高高的院墙我有些犹豫。青青很敏捷,蹭的一下就翻上去,又一个劲儿叫我也上去。我咬咬牙,拼命往上爬,可我有恐高症,爬到墙头上忽然眼晕,脚下踩空,坠落下去……

“啊——”我尖叫着醒来,一声冷汗。

“你……你怎么了?”旁边竟然有声音!

我倒吸一口凉气,定定神,看到青青在我身边坐着。

“青青?”我感到震惊,“真的是你……你怎么在这?”

她苍白枯瘦,一双大眼睛在巴掌大的脸上显得格外不协调。

“秦非,你做梦了吗?”她探过身子,柔柔的拉住我的手,“做了个噩梦啊?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鼻子一酸,一把抱住她,很没出息的哭起来。青青一个劲儿拍我后背,就像从前出去露营,我俩挤在一个睡袋里,我做噩梦时惊的满身大汗,她就这样安慰我。

“青青……”我喃喃说,“抱住了你,就再也不想松开。”

“傻瓜,”她轻笑,“你到底怎么了啊?”

“你有办法带我离开这吗?”我看着她。

她眼神空洞迷茫。

我不知道她还记得多少关于我的事。不过在她记忆里,我依然是她最好的朋友。

她大概把卓辰给她的伤害都忘记了,只留下最美好的部分。

半晌,她傻呵呵的笑起来。“为什么要离开啊?你在这里住的不习惯吗?”

“我想秦煜了。”我试探着说,“你带我出去,好不好?”

卓青青四处看看,眉间渐渐出现一个结。她仿佛自言自语的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离开这。秦非……我好像病了,有很多事我不记得。我不知道我爸爸哪去了,也不知道卓辰为什么会带我来这里……”

“我觉得,我以前的家不是这样。”她样子很可怜,“可是卓辰说,我们搬了新家,爸爸还有自己的事要忙,就托他照顾我。”

“秦非,是这样吗?”她无助的看着我,“你告诉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嗓子像被堵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秦非,我常常犯病。”她低着头,“发作起来连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可能会大喊大叫,会伤到人……可我到底是怎么得病的?”

“大概就是因为我得病了,卓辰才把我安置在这的吧……”

“好了青青,”我说,“别想太多。你现在一定要把身体养好。”

“对了,你刚刚说你想出去?”她抬眼,单纯的笑着,“是不是卓辰怕我太孤单,硬要你留在这的?对不起啊秦非……他太自私了!我知道你想念秦煜了,我这就带你出去……”

“真的?”我心脏狂跳。

“嗯!”

“可你不是说,你不知道怎么离开吗?”

“是吗……我说过?”她又陷入迷茫。

她在屋子里来回走,身体轻飘飘的,像个鬼魂。

那一瞬间突然有股寒意窜上来。我下意识的去扶她肩膀,她太瘦了,肩胛骨都突出来。我轻声唤她:“青青……”

她身子猛然颤抖,眼神没有了聚焦,双手环抱住自己蹲在地上,样子十分痛苦。

“青青,你怎么了!”

“秦非,秦非……”她大颗大颗眼泪往外涌,“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就是好痛,好痛啊!”

我想她大概是犯病了,就是她自己说的那样。

  
后来我才知道青青这种病症,就是重度抑郁。

属于精神病的一种,没到精神分裂的程度,但也非常严重。青青她忘了很多事,留下的都是快乐的记忆。

可那些伤害依然会时不时跳出来。所以她会头痛,会犯病,会拿起水果刀伤害别人。

我紧紧抱住她颤抖的身躯,感觉她在我怀里只剩了一把骨头。

“秦非,秦非……我到底是怎么了?”

她每喊我一声,我都觉得像有刀子捅在心里。

“没事,没事了……”我轻声安慰她,“你是怎么跑进来的?我送你回房间休息好不好?”

过了一会儿她镇定下来,身体也不发抖了,眼睛里又恢复了从前的机灵劲儿。

她让我看门口。我一看,那三个保镖都在地上七歪八扭的躺着,每人身上都扎了一根针管。

她笑的合不拢嘴,告诉我她偷了主治医生的镇定剂,跑到这里来给保镖扎上了。

她是大小姐,卓辰那么珍视她,这些保镖肯定不敢跟她作对,就算身上挨了针也不会喊出声。

我看着青青,勉强笑了笑。

“走!”她拉起我的手,“我带你出去!”

“可是……你知道出去的路吗?”

“我当然知道!”她一脸自信,“这里我再熟悉不过了!”

然而她毕竟是个病人。

病人的话哪能信呢?

可我当时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跟她逃了出去。青青带我在院子里绕,绕到房子后侧一个小门,那里没有卓辰的人,她回头冲我笑笑,一猫腰钻了出去。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她的笑。

她笑的很美,即便瘦到脱形,可朦胧月色下她就像个仙子,再加上一身白色睡袍飘起来,好像随时都会踩着祥云飞走。

我没想到,那一次竟成了我跟她之间的永别。

卓青青带我一路狂奔,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除了跟着她也别无选择。我有些后悔,不应该出来的,依她的身体状况跑不了多远,我们又会被抓回去。而且她确实跑的很费力,没多久就满头大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停下吧,我们回去!”我说。

“不行!”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