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之吻_第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恶魔之吻_第9章

小说:恶魔之吻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4-26 23:02:25

而言海蓝在手术成功后就被从国外连夜赶回的自家二叔言振元接回家中静养,由私人医生日夜照料。

至于沈笑,她一直住在医院里,迟迟没有醒来。

纷扰里夏日蝉鸣也不再激烈,而当察觉的刹那,盛夏已到尾声。

此刻,言海蓝站在言家宅邸三楼的落地窗前,她秀眉紧蹙,整个人散不去的哀愁。她一直望着院子里,直到瞧见一辆私驾徐徐驶入,她认出车牌,是聂修宁的私驾。

“老爷,是修宁少爷来了……”楼下大厅里,是管家立刻来报。

言振元静坐在沙发里,下一秒就瞧见一道身影走了进来。聂修宁俊彦yīn霾沉冷,有一种逼人的凌厉气势,会让言振元一瞬间发不出声音。

缓了下,言振元才开口笑说,“修宁,来看海蓝啊,她就在房间里。”

聂修宁只是回以沉默,就径自上楼去。

言振元一旁的亲信低声道,“怕是修宁少爷一直都记着当年……”

这犹如在言振元心头竖下一柄尖刀。

想当年聂修宁和聂靳朗两兄弟斗的你死我活,最后聂靳朗被关在精神病疗养院,而聂修宁胜出执掌聂氏家族。就在聂修宁当权的第一日,言振元前去祝贺,聂修宁对他说了一句话,让他至今不能忘。

他说:元叔,相比起我那个大哥,我更讨厌那些背后使刀的小人!

这让言振元心有所怵。

聂修宁来到三楼尽头的房间,他一推开门,言海蓝也刚好转过身望向他。他静静走向她,而她疾步上前那么慌忙奔向他的怀抱拥紧,“修宁……”

“我在这里。”感受到她的不安,聂修宁回抱住她立即安抚,“你在担心什么?”

只有在他的怀里,言海蓝才感到那份安心,她轻声说,“我怕我们最后还是不能在一起。”

“谁也不能再阻止我们。”聂修宁沉眸道。

言海蓝却依旧不能真正心安,“那沈笑现在要怎么办?她还没有醒吗?”

一提起沈笑,所有的症结都好似聚拢,聂修宁眉宇一拧,“没有。”

沈笑迟迟昏迷不醒,这对言海蓝而言也像是一重枷锁,“她会醒过来的!医生也说了,她只是失血过多,所以才会暂时昏迷不醒!”

“等她醒过来以后,我去向她道谢也向她道歉……”言海蓝也知这一回是沈笑救了她,她抬头望着他道,“修宁,虽然她曾经这样对我,但她失去了一个孩子,到时候我们给她补偿,就当是一切一笔勾销,我们就让她走吧!”

聂修宁本就yīn冷的俊彦,方才浮起的一丝温情悄然褪尽,就在言海蓝的注视中,他吐出两个字,“不行!”

言海蓝怔住,听见他那样斩钉截铁说,“从她被聂家收养,从她被我选中那一天起,她到死都是聂家的人!”

决绝的话语犹如誓言,言海蓝惊觉聂修宁对沈笑的执着已经出乎意料,更超越了寻常界限。

那是——

他想要独占!

……

言海蓝被自己心里突然而起的想法骇到,急忙甩开那荒唐的思绪,“修宁,一切等沈笑醒了以后再说。”

聂修宁才又缓和了神色,他望着她道,“我还要去医院走一趟,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这些日子以来,聂修宁每天都会来言家看望她,他看望她多少回,就会去看望沈笑多少回。

言海蓝道,“我今天已经好多了,也想去看看沈笑,我陪你一起!”

聂修宁没有拒绝,两人就一道下楼。大厅里言振元还在,瞧见他们双双出门,便开口询问。言海蓝道明去向,言振元嘱咐一声,“海蓝,你的身体才刚好,早些回来。”

而聂修宁自始至终都没有理睬过。

等上了车,言海蓝不禁道,“你别怪二叔,他也是为了我好。”

言振元执意将言海蓝接回家,也是因为对老太太的所为不满,可言海蓝也知其中不易。

聂修宁唯有默然“嗯”了一声,却不置可否。

尽管天气晴朗,医院住院大楼里还是森凉,言海蓝走在聂修宁身旁,忽然想到这几日言舒敏告诉自己的事情。

周晓光每日都陪在沈笑的身边寸步不离,他不愿意再让任何一个人来惊扰沈笑,特别是聂修宁。

聂修宁每天傍晚都会去医院,可是周晓光挡在门口,根本就不让他进去。依照聂修宁以往的脾气,他哪里会这样忍耐,早就不管不顾由着自己。可这一次医生叮嘱,病人需要一个安静的休养环境。

周晓光不肯退让,聂修宁只得沉默收声先退了。

对于周晓光的周密看护,护士也忍不住询问:周先生,你对你的姐姐真好,你们一个姓周,一个姓沈,难道是一个随父亲一个随母亲?

周晓光应了那回答:是啊,我们一个随父亲一个随母亲。

旁人只以为他们真是姐弟。

而这些日子以来,聂修宁每次前来医院找到医生就会问同一件事,沈笑什么时候醒!

只有她醒了,他才能够当面问她,比方说那个孩子,比方说她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可今日,就连医生都惊慌不已,护士在喊,“病人,病人她……”

病房的门被猛地推开,聂修宁已经闯了进去,言海蓝也在后方追上。等他们进去后,发现床畔的椅子里周晓光独自坐着。

而那张病床上,却早就空无一人。

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的沈笑,竟然没了踪影,空空如也!

只剩一室安静风吹窗纱,就连呼吸都静止了似的,是周晓光扬起一抹微笑迎向众人,也迎向了聂修宁。

他带着一抹痛快笑意放肆惬意说,“她已经走了。”

众人震惊!

言海蓝亦是错愕,她急忙望向聂修宁,却见他一张侧脸是从未有过的冷酷,像是雷雨来临之际的海面yīn郁至极。

那切齿男声起下誓言,上天入地都不肯罢休,“给我找!就算把北城翻过来也要给我找到!”

第十五章 他判她有罪

沈笑是怎么不见的,没有人知道,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求^书^帮^首~发」

而唯一知情的,只剩下一个周晓光。

可是周晓光咬紧了牙关,一个字也不肯吐。即使挨了狠揍也不肯开口,就连关戎也不得不敬佩,别看斯文俊秀一张皮相,却也是铮铮汉子一个。

关戎没了办法,只能去禀告,“少爷,周晓光不肯说!”

聂修宁端坐在聂氏大厦高层的办公室里,他的背后是漆黑一片天空,然而天空再暗沉,也抵不过他眼底的yīn霾,“连让一个活人开口都办不了!”

“少爷请息怒!”关戎立即道,“我已经派人到处去找,一定会找到!”

无论是机场还是码头,又或者是车站,全都一一追查。所有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