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之吻_第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恶魔之吻_第5章

小说:恶魔之吻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4-26 23:02:25

聂靳朗瞥了一眼后,他yīn沉开口,“沈笑,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活得像他身边的一条狗。”

第九章 可他恨你

沈笑一言不发,她正被聂靳朗紧盯着,她认识聂修宁有多久,认识聂靳朗就有多久。★首★发★求★书★帮★

聂靳朗笑着,用低沉的声音,却刺痛着沈笑的耳朵。

沈笑依旧沉默着,还是一旁的游律师提醒道,“沈特助,还是先办正事。”

“我和沈笑好久没见面,什么时候轮到你在这里乱吠?”聂靳朗眼神骤然冷厉。

曾经也是天之骄子,虽然坐困其中,却还有着惊人气魄,游律师一惊,当下没了声,沈笑终于开口说,“游律师,你先出去。”

“这……”游律师迟疑一瞬,沈笑冷声吩咐,“聂总指派我负责,你只是陪同!”

游律师这才迅速退出会客室,聂靳朗佩服道,“沈特助越来越气派了!”

“聂大少谬赞了。”沈笑回声相敬。

聂靳朗一下微怔,只因为这一声“聂大少”实在是有些久违,自从他住在这里后,再也没有一个人这样称呼过他。曾经的辉煌,那些丰功伟业,也早就在大厦倾颓后成过眼云烟。

“聂大少,请在协议上签字。”沈笑为他取来钢笔,笔盖旋去,递到他的手边。

聂靳朗不接,他盯着那份协议道,“是她要和我解除婚约,还是他自作主张派你来。”

“海蓝小姐的心意,您比谁都清楚。”沈笑淡淡说。

就连公司上下都对言海蓝知晓一二,作为聂修宁的两小无猜青梅竹马,言海蓝深爱的人也唯有聂修宁。

“她还爱着他……”聂靳朗的声音变得格外悠长寂静,静到好似要将沈笑心里那根弦挑起,下一秒冷不防道,“可他恨你!他们都恨你!现在她一回来,就想和他双宿双飞?”

沈笑已经分不清聂靳朗口中的他到底是谁,又听见他质问,“沈笑,你就没有一点不甘心?被人当挡箭牌污蔑,而对象还是那个你心爱的男人!你到底算什么?”

这些年来,沈笑也常常在想这个问题,她到底算什么?

可她再清楚不过,在聂修宁眼中,她就连作为言海蓝的替代品都不如……

“女主角回来了,三流配角总要退场。”沈笑给了他回答。

这一场配合他演了五年的戏,她终于也要落幕。

聂靳朗枯槁的眼睛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狞笑着道,“你去告诉聂修宁,我死也不会签字!”

……

午后北城,商贸大厦的高层之上正在进行一场商务宴会。

沈笑站在大厦一楼大厅里静静等候,她盯着正在降下的电梯,“叮——”一声响起,门自左右一开,她瞧见一行人信步而出。可却发现并非只有聂修宁一行,还有另外一行。

“是邹氏的总经理……”游律师立即在旁道。

今日宴会就是为了市政项目,邹非池作为邹氏集团总经理自然会出席。

沈笑不动声色走向聂修宁,一声“聂总”后,又是望向邹非池呼喊,“邹总。”

邹非池笑意渐深,却忽然说,“如果聂总肯割爱,让沈特助跟了我,那市政的项目倒是可以双赢合作。”

这没由来的一出让沈笑一怔,她却猜测到其中来龙去脉,邹非池开口要人,那他又是否会答应?

眼角余光瞥见聂修宁那张冷峻风雅的侧彦,扬起一抹笑说,“可以考虑。”

他一向杀伐决断,可这一次却没有立刻回绝,这让沈笑一颗心坠落深渊,他是真的想要将她从身边撵走……

言海蓝一回来,他就这么急着要打发她么?

哪怕是将她当成一件物品送人,送给别的男人。

他真是恨极了她。

第十章 一生不见

邹非池不是第一次向聂修宁讨要沈笑,但是聂修宁每次都狠狠将他打回去,今天倒实在是个意外!

“聂总,那我先走一步,就静待佳音了。★首★发★求★书★帮★”邹非池一时间也吃不准聂修宁是真心还是假意,他又是再望向沈笑道,“沈特助气色不大好,听说之前病了,看来还没有康复,一会儿我让人送些滋补品给你。”

沈笑来不及拒绝,邹非池就已经带人离开,耳畔则是传来他轻蔑道,“一听到我考虑把你给他,这就望眼yù穿了?”

“我去过疗养院了,但是他没有签字。”沈笑早就无心去在意他的冷嘲热讽。

聂修宁显然怒气不减,“事情没有办成,你还来见我做什么!”

沈笑轻声道,“不过他有条件……”

“他想要见她!这辈子也别想!”不等沈笑道出那唯一条件,就被聂修宁冷硬打断。

一个就算死也不签字。

一个这辈子都不同意。

还能有第三种解决办法?

沈笑自问没有这样的能耐,于是得来他一句,“真是没用!”

仿佛,那些相伴岁月,那些为了他闯dàng的风霜雨雪,全都微不足道到像是一缕青烟,轻轻一吹就没了痕迹……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让他签字!”最后,是他下达命令,“否则,你这后半生,也不用再忙别的事!听懂了?”

沈笑轻轻点头,“懂了。”

聂修宁已经带人走过她身边,“一张脸白得像鬼,现在滚回去,少在外面丢人!”

沈笑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不管是将她送人,还是肆意定夺她的余生,在他身边,她果然活得像一条狗。

……

沈园里却已经翻天覆地,汪管家正指挥佣人在搬行李,“小心一些,这些都是海蓝小姐的随身物品,可不能摔碎了!”

沈笑这才得知,原来言海蓝从今日起,被聂修宁接来搬进沈园里居住。

沈笑慢慢走入大厅,隐约间听见言舒敏喊,“……姐!你就应该住在这里!她才是该离开的那个人!”

话音未落,言海蓝瞧见沈笑出现,言舒敏也立刻看见她,更是气愤指责,“沈笑!你还死赖在这里不走!你别再做梦了!就连这座沈园,也是因为我姐姐喜欢陆游和唐婉的原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那首词!”

沈笑整个人四肢百骸,天旋地转都不为过。

是《钗头凤》,原来是《钗头凤》啊!

她只以为那日取名作沈园,是他在演戏,是他故意讥讽她所以才会拿她的姓氏玩笑!

可原来,原来是她彻头彻尾一厢情愿!

是她错了,沈园是他为心爱的女人命名,只可惜那个人不是她,从来不是她……

沈笑望着这座住了数年的沈园,还以为曾有那么一丝一许是因为她,哪怕是虚假哪怕是做戏,可原来全是自以为是,一路全是自作多情,她突然笑了,“哈——!哈哈哈哈——!”

起先是低低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