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夫人又在闹离婚_第13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少帅夫人又在闹离婚_第135章

小说:少帅夫人又在闹离婚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9-01-28 16:44:57

上来,故意满手的血污,走到纯耳面前来,用纯耳那纯白的衣裳给一点一点地擦去了,纯耳才终于克制不住地打起了寒颤来。
  靳佩弦也才错开目光,淡淡垂下眼帘去。
  “还有一件事。你说你在温庐有一份协议,还说是凯瑟琳小姐和沈公子赖账,你是真的错怪他们了。”
  靳佩弦说着从自己猎装西服的内口袋里,用两根手指夹出一张薄薄的纸来。
  “你说的协议,在这儿。是我在大帅府的故纸堆里翻出来的。”
  纯耳两眼忽然放出异样的光,暂时顾不得身上的血污,想要扑过来一般。
  “怎么在你大帅府里?靳少帅,怎么,难道你们靳家果然要对我们家赶尽杀绝,就连最后那一座山上的温庐,也想抢走不成?”
  靳佩弦冷笑一声,“如果我爸想要你家那温庐,那自然早就是我们家的了,何至于要等这十多年去?”
  靳佩弦夹着那薄薄的纸,长眸里闪烁着冷酷,“我查了这协议所在的旧档案,也问了当年办事的老人儿,我现在可以让你明白这可不是我靳家抢来的,是你那心心念念的合作伙伴,忠诚的、没有偏见的席尔瓦将你这协议抵押出去的!”
  “你知道为什么?因为变天了,你家自以为将温庐托付给一个西洋人,那就是安全的,还是你们家的;可是人家席尔瓦是个商人,来中国是来赚钱的,不是来跟你jiāo朋友的他怕惹祸上身,便早就将这份跟你们家的协议给上jiāo抵押了,帮他抵了这十几年的税去!”
  。
  “你说什么?”纯耳一震,“你是说,他出卖了我们家?他辜负了我们家的信任?”
  靳佩弦悠长地吐了口气,“至于你,就算你是纯贝勒,就算那房子曾经是你们家的,就算这协议的确曾经存在可是你却也还是个大骗子!你上山去,骗了凯瑟琳小姐和沈公子!”
  “你说什么这十几年来,席尔瓦每一年都按时将你们家该得的花红寄出去给你们你这根本就是在撒谎!人家席尔瓦早将这张协议给抵押了,人家怎么还会每年都给你们寄钱!那笔钱只存在于你的想象和谎言里,压根儿从来就没有兑现过……”
  “纯耳你啊,你不过还是趁着今年我爸不在了,而且温庐换了新主,你觉着你的可乘之机来了,所以你才回梅州来,上温庐去诳钱!”
  “我没有诳钱!”纯耳叫了起来,两边颧骨涌起激动的潮红,“我说了,这笔钱是我们家应得的!”
  “我也承认,这些年席尔瓦的确是没按时给过我们家钱,可那是席尔瓦不守信用,不是我撒谎!我只是,我只是当着凯瑟琳小姐和沈公子的面儿,稍微地那么修饰了一点子。我只是,我只是……”
  靳佩弦冷笑,“你只是欺负她们两个年轻,看起来很好唬的样子。”
  纯耳黯然垂下眼帘去,“……我说过,我也不想这样的,我只是走投无路。靳少帅,我知道我在你眼里就是丧家之犬,可是我告诉你,我自己的体面我自己还是珍重的。要不是到了年根儿底下,我也不至于如此!”
  “再说我们家该得的钱,又是到了过年收账的时候,我来要,又有什么错?”
  纯耳自己冷静了下,便也点头黯然地冷笑,“是,是了,我不该把这笔账记在凯瑟琳小姐和沈公子的头上,我是该跟席尔瓦去要可是话又说回来,凯瑟琳小姐不是席尔瓦的侄女么?那这债务,我跟她要,也不算完全没有道理不是?”
  靳佩弦没说话,只是向后靠去,叠起长腿来,伸手从口袋里掏出火柴来。
  他的火柴,狭长的一盒,比普通民间用的,要长了近一倍去。
  这么远远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小的棺材盒儿。
  他摘下手套,划着了一根火柴,继而带着一股子冷酷的悠闲,直接将那张协议点燃了。
  火光在半空中跳跃,将微蓝的晨光冲破。
  纯耳大叫,“靳少帅,你!”
  他想动,却被宫里雁紧紧摁在原地。
  靳佩弦却仿佛没听见他的叫声,更整个过程里压根儿就没有抬眼看过他一眼。
  就仿佛,靳佩弦做着一个只有自己玩儿的游戏,他自己乐在其中就够了,根本就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又怎么想。
  。
  一张薄薄的纸张,又能禁得起火苗几分钟的吞噬?
  不过多一会子,那薄薄的纸就已经化成了灰烬,颓然跌落在半空里,零落委地,四散飘零而去。
  什么都不剩了,就像这世上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靳少帅,你果然有乃父之风,粗蛮无礼,草菅人命!”
  靳佩弦幽幽抬起眸子来,一双黑瞳依旧漾着地狱一般的暗寂。
  “纯耳,这是你应该为昨晚之事付出的代价!也许这一张纸在你眼里重若泰山,可是我告诉你,我更在乎的是那个孩子所经历过什么!跟那孩子所遭受的比起来,你这张纸,以及你的家人还怎么维持体面的过年,哼,对我而言,那连个P都不值!”
  靳佩弦说着站起来,身姿颀长,仿佛一把刺尽夜色的剑。
  “总之你的协议是我靳佩弦撕的,你想算账就来找我。从此时此刻起,温庐和沈公子,与你再没有半毛钱关系。”
  一卷247、那我只好嫁给你了
  “公子……”
  晨光熹微,张小山从噩梦里醒过来,一睁眼却见云扶就坐在他床边。
  如今张小山管云扶叫“公子”都比“少夫人”更顺嘴了。
  云扶云扶掩去倦容,转头冲张小山眨眼而笑,“这就咱们俩,还叫什么公子啊……”
  她的目光和暖,像是这腊月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张小山心下一暖,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少夫人~”
  “呸,”云扶轻笑出来,啐了张小山一声,“我连沈公子都不让你叫,却要让你叫这个?你是不是傻了?”
  云扶用手指戳了张小山脑门儿一记,“我都说过八百回了,我跟你家少帅的婚约早不算数了,我可不想当什么你们家的少夫人……”
  张小山是有点傻了,他自从认识云扶开始,除了叫“少夫人”,就是叫“沈公子”啊,难道还有第三种么?
  张小山被迫赶紧开动脑筋。还真叫他给想到了第三种叫法来。
  “商大小姐……”
  “噗,你呀!”云扶笑得俯下了身去,起来又在张小山脑门儿上戳了一记,“这个小脑袋瓜儿是挺聪明的,还能想到这个,不过你觉着这个称呼有什么新鲜么,我有那么迫切地想要让你叫我这个么?”
  云扶说着一指自己一身的男装丽人的装扮,“再说我这个样子,哪儿像个大小姐呀?”
  云扶说着还故意扬起脚来,“你见过我这么大脚丫的大小姐么?你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
  张小山彻底有点傻了,思路只能被云扶牵着走。
  都暂时忘了,自己曾经的那一场噩梦去……
  张小山绞尽脑汁想了半天,还